瑞幸咖啡账单里的秘密

  上市后的瑞幸咖啡仍然在不断“折腾”,做供应链、上小鹿茶、谋求出海……8月14日,瑞幸咖啡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公布,从数据来看,瑞幸咖啡今年二季度营收符合预期,在门店数量大幅增加的同时,亏损也继续扩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瑞幸咖啡二季度的不同类型门店数量变化极大,尤其是曾一度被看作是瑞幸咖啡核心的外卖厨房店发展似乎陷入停滞状态,转而大力发展快取店,与此前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公开表示的核心模式为快取不谋而合。与此同时,星巴克在自提业务上也并未放松,并且于上月在北京开设了首家“啡快”概念店,二者之间的战火也随之转移。

  恢复开店速度

  8月14日,瑞幸咖啡发布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财报显示,瑞幸咖啡二季度总净销售额为9.091亿元(约合1.32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215亿元增长648.2%,净亏损为6.813亿元(992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33亿元。其中,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产品净收入为8.7亿元,同比增长689.4%;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累计交易用户数2280万,新增交易用户590万,平均月活用户620万,同比增长410.6%。瑞幸咖啡表示,净收入增长主要得益于交易客户数量增加、交易客户平均购买商品数量增加、有效销售价格提高等。

  从开店速度上看,瑞幸咖啡正在努力实现当时许诺的2019年底全国门店总数超过4500家的目标。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门店数达2963家,比2018年二季度的624家门店增加了374.8%。同时,瑞幸咖啡门店运营亏损较去年同期下降31.7%至5580万元,接近店内盈亏平衡点。财报数据显示,瑞幸咖啡快取店和优享店门店数量分别从2018年12月的1811家和86家到2019年3月的2163家和109家,再到截至2019年二季度的2741家和123家,这两种门店类型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

  与瑞幸咖啡之前招股书关于门店数量的数据相比,上市后获得补血的瑞幸咖啡明显恢复了开店速度。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从年初到4月,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其实是在下降的。与2018年四季度相比,瑞幸当时月均开店约258家,一个季度内门店数量从1300余家增加到了2073家,但是到了2019年1-4月,门店数量为2370,新增297家门店,月均增速为74家,这其实从侧面反映出瑞幸咖啡资金压力加大,门店增速放缓。与此同时,瑞幸咖还需要通过补贴的方式获客,然而这些都是促使瑞幸咖啡迫切寻求上市的主要原因。

  外卖店“停滞”

  在瑞幸咖啡的首份财报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瑞幸咖啡本季度不同类型的门店数量变化十分明显,外卖厨房店发展出现“停滞”之象。

  瑞幸咖啡在创立后不久就在媒体发布会上公布了瑞幸咖啡的不同门店类型,主要包括快取店、优享店和外卖厨房店。根据瑞幸咖啡二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瑞幸咖啡的门店总数为2963家,其中快取店占绝大部分为2741家;优享店也保持增长共有123家;但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咖啡的外卖厨房店数量却仅有99家,相比上一季度只新增了一家。而2018年6月30日时,瑞幸咖啡的外卖厨房店数量为246家,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有147家瑞幸咖啡外卖厨房店关店,且这一数字是从去年开始持续走低,并在今年一季度锐减。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对方仅确认了门店数量变化的事实,却对为何关闭大量外卖厨房店及未来不同门店类型的发展方向,不做回应。

  尽管瑞幸咖啡并未对此作出明确回应,但记者还是找到了瑞幸咖啡关闭外卖厨房店的端倪。今年5月29日,瑞幸咖啡刚刚上市后不久,钱治亚就在瑞幸咖啡2019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计划到2021年底,瑞幸咖啡的门店数量过万。这意味着瑞幸咖啡需要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开出近8000家门店。与此同时,钱治亚强调,瑞幸咖啡的主打模式是快取并非外送,希望能将门店开进写字楼和企业。钱治亚表示,外送并不是瑞幸咖啡的主打模式,外送虽然方便但成本高,每单外送成本大约在9-10元。瑞幸咖啡希望将门店开到离消费者更近的地方。

  据了解,随着瑞幸咖啡快取店密度的增加,外卖需求正在逐步下滑,2019年一季度瑞幸咖啡的外送订单占比只有27.7%,相比去年同期的61.7%,下降非常明显,而瑞幸咖啡的单杯咖啡成本也在随之进一步下滑。这也是瑞幸咖啡从外卖模式向快取模式转变的信号。

  对此,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表示,从目前瑞幸咖啡不同门店类型数量分布来看,外卖厨房店是瑞幸咖啡在特定渠道的过渡方案,是在无法开设快取店的地区的一个临时解决方案。加之,外卖配送费正在不断上涨,这已经成为整个外卖行业的不能承受之重,瑞幸咖啡如果继续投入在外卖业务上,那将很难控制成本。

  竞速咖啡自提

  仍然是在瑞幸咖啡2019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钱治亚曾公开表示,瑞幸咖啡自创立以来就遭到各种质疑,一路都是不看好瑞幸咖啡的声音,“但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让我们的竞争对手看不清我们的模式和战略,让我们能够获得闷声发展的机会和时间”。

  钱治亚所指的竞争对手其实就是瑞幸咖啡自创立以来就一直不断公开向之叫板的星巴克。当时这句话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大意就是:“大家一开始都以为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在于外送,星巴克也在短时间内找到了支持其外送业务的合作伙伴,但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却是自提,大家都在唱衰瑞幸咖啡外送模式的时候,瑞幸咖啡已经开设了大量的自提门店。”

  然而星巴克却并没有放松,就在钱治亚公开表示瑞幸咖啡的核心模式是快取前7天的5月22日,星巴克中国的“在线点,到店取”服务——“啡快StarbucksNow”(以下简称“啡快”)在北京、上海两大城市的代表性商圈门店上线。目前北京的大部分星巴克门店都已经开通了“啡快”通道。

  在这之后的7月12日,星巴克全球首家啡快概念店在北京金融街揭幕,这一新的零售门店业态包含“在线点,到店取”的啡快服务、专星送外送服务和到店体验三大服务功能。星巴克中国计划将啡快概念店陆续布局全国城市,在核心商圈、交通枢纽等高客流区域进行策略性布局。

  尽管上市后的瑞幸咖啡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高调地针对星巴克,但双方在业务布局方面的追赶的节奏已然十分紧张,双方未来的竞争核心也有可能会落在以自提模式为主的门店上。

  王振东表示,优享店由于是直接对标星巴克核心门店的,而星巴克和其他新进入的国际连锁店大部分都是在该细分市场布局,瑞幸并不占优,并且由于门店面积较大、营运成本较高,对于上市后急需让亏损收窄的瑞幸而言不利于财务表现。因此,预计未来瑞幸依然会进一步扩大在快取店细分市场的优势,同时通过跨界合作的模式开设主题优享店。这样对瑞幸咖啡而言比较有利于与星巴克形成差异化竞争。

  但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星巴克加速下沉的同时还需做好一二线城市的防守,因为瑞幸咖啡的价格优势明显,并且仍在不断补贴获取流量,因此星巴克也需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消费体验与瑞幸咖啡展开流量竞争,因此星巴克应该也不会放松自提业务的布局和推进。

本文转载自:北京商报网